政务之窗
新闻资讯
监督监测
水政管理
生态建设
服务互动
科学研究
文化视点
资料共享
 
风土人情
 

抗战岁月里的中牟黄河赵口之殇

发布时间:2015年09月01日   责任编辑:  来源:河南黄河网

       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。然而,在河南省郑州市,在抗战岁月中铭记一段黄河悲惨历史的,除却花园口之外,还有中牟的赵口。

  一九三八年六月,蒋介石命令国民党军队扒开花园口以阻挡日军这一事件,无疑是抗战史上惨痛的一幕。桀骜难驯的黄河水从花园口改道,向东南方向迅猛推进,在黄淮平原随性肆虐了九年之久,迟滞了日军进攻的同时,也在中国豫、皖、苏三省留下了灾难深重的黄泛区。那段战火与洪水交织肆虐的岁月,在母亲河身上刻下了永久的伤痕。

  大多数人们认为,为抵抗日军侵略,国民政府扒决了黄河花园口,实际情况是国民政府于一九三八年六月四日先扒口于中牟赵口,且是两次扒决,不成功后才于同年六月七日又选择在花园口扒决成功。

  民国二十七年(公元一九三八年六月初)五月下旬,河南重镇——开封危在旦夕。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为提出“以水代兵”阻止日本侵略军大举西犯,电令“在中牟以北的大堤上选三个点,掘开堤防,让河水在中牟、郑州间向东南泛滥,以阻日军西犯。”(朱振民《爆破黄河铁桥及花园口掘堤执行记》)密令在中牟杨桥的三十九军军长刘和鼎,派五十六师的一个步兵团,在赵口险工处掘堤,又派原郑州专员罗震到工地督工。并限六月五日夜十二点放水,经三昼夜挑挖,于六月二日,他们炸毁了该段的护岸根石(大堤右岸41+230处),大堤终被掘开,水向外流,由于冲刷力不大,堤岸坍塌,因之堤土下坐雍塞断流。又经勒迫兵士,在两端挑挖松土一昼夜,迄无效果。随又在赵口以下的约一公里堤上意图挑挖隧洞(大堤右岸41+550处),然而随挖随塌,也没有成功。

  六月五日,蒋介石严令督促:“这次河决,有关国家命运,没有小的牺牲,那有大的成就,在这紧要关头,切戒妇人之仁,必须打破一切顾虑,坚决干下去,克竟全功。”当时负责督工的国民党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商震,在其督促之下,立即把国民党新编第八师(即原八十八师),调驻花园口附近的京水镇,于六月七日上午,拟在花园口关帝庙以西掘堤。该师师长蒋再珍,亲临黄河大堤督工。“选定八百名身强力壮的士兵,编成五个组,两小时一换,夜间用汽车电灯照明,通宵工作。”(朱振民《爆破黄河铁桥及花园口掘堤执行记》)。他们还用数十条水缸,装上炸药,进行爆破。六月九日上午八时许,大堤终被破开,黄水奔腾而出。又用平射炮两门对准连发六、七十炮,使口门进一步扩大,顿时滔滔洪水象一条巨龙,穿堤而过,直泻东南。

  据调查中牟三刘寨群众吴国富、王尚恩回忆:“一九三八年旧历五月十四日,由于河势南滚,加之涨水,我县赵口口门出水,当地群众用土堵住,在杨桥住的将军又特意来此处检查,便将口门扒大,晚八点,口宽五、六米,第二天就扩大到一百多米。三刘寨、毛庄、油坊头、七里店、王庄、关家、安庄、六堡、闹市口等村庄均全被洪水淹没。”六月下旬,口门逐渐扩大到三百多米,因花园口口门扩大,该口门淤塞断流。同年旧历八月十三日来一次大洪水,该口门漫溢过水,一支向东南冲断安庄残堤,水经辛寨、张庄、东漳村南,过韩寨向开封县境。另一支出口门向南冲毁三刘寨之堤水经毛庄、油坊头、七里店、董岗等村庄,房屋大部被冲没。又与花园口之水重汇于我广大平原,变成了“洪水横流,尸飘四野”的凄惨景象。黄水夺去了千百万人民的生命。有的坐在大锅里,随波逐浪,有的爬在屋架上,起伏漂流,随着恶浪的翻滚,最终沉没于洪水之中,悲惨之景难以形容。

  花园口之水与赵口之水在中牟汇合,水面宽达三十余里,到了尉氏境内,水面宽已超过一百多里。大水漫经尉氏、扶沟、西华、淮阳、商水、项城、沈邱,至安徽入淮河,横溢洪泽,高宝诸湖,经运河注入长江,使豫东、皖北、苏北的广大平原一片汪洋。

  这次河决,自西北至东南,长四百多公里,宽三十至八十公里不等,共淹了豫、皖、苏三省的四十四个县,使五万四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沦为泽国,八十九万多人葬身于洪水之中,一千二百五十多万灾民流离失所,损失的财产,按当时的银币计算,价值为九亿伍仟二百多万元,河南省受灾最为严重,有二十一个县市惨遭洪水洗劫,九百三十六万多亩耕地被水淹没,倒塌房屋一千五百多万间,淹没者达四十七万多人。仅中牟一处,淹没村庄就有一百六十个,被淹村庄二百八十九个,五十多万亩土地和一十四万七千二百六十六人受灾,淹死饿死者达一万六千多口,还有七万多口流离失所,逃荒在外,整个县城塌得只剩二十三所房屋,号天呼地,一片哀鸣。

  中牟城西十里铺处,水流湍急,已冲刷成槽。河面约宽一千五百多公尺,在此处分为东西二流夹城而过,东流之水约占十分之七,经城北关向东南,流往开封县史家岗,又分为二个支流(一支经朱仙镇西之大律王、新店向通许以东溃流,二支向南流去。),西水流量约占十分之三,由城西向东南经中牟小潘庄、至开封境之史家岗南与东流分出第二支流汇合而向南溃流。黄水自我县横漫而过,县城四面皆水,“中牟县城三分之二陆沉”。“西北十余里的沙窝地方,集有难民三千余人,十数日来,树皮草根已食之将罄幸派三人求救,否则,再有二、三日,恐全饿死矣。”(一九三八年六月二十三日《大公报》)这是黄河第二十六次较大的改道,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这次日本侵略而造成的惨绝人寰地灾难。其受灾最惨重的是口门附近的人民群众。自中牟三刘寨到丁村长三十里往南到董岗宽十五里,不但冲没了九个村庄,而且大溜所经之处,深沙盈丈,良田变沙坨,风吹遂风跑,大风遮黑天,白天屋点灯,吃饭把门关,寸草也不生,成为飞沙不毛之地,生活无着,其苦不堪回忆。

  赵口口门位于大堤桩号41+230~41+550处,于同年十二月间由日军组织进行堵口合龙。当时水已断流,口门宽三百二十米,水面宽二十至三十米,水深三米,水下部分系用柳枝秸料散厚三至四米,出水以后,用麻袋装土填压临背两边,中心填土,并在口门前打一排木桩,中间填石料六公分,桩与桩用铅丝连接,在临河堤脚,挖槽一米深,抛石五公分厚,做成护岸,巩固大堤。共用秸料四十万斤,用款四十六万六千元。

  黄河自一九三八年六月扒决至一九四七年四月回归故道,历时九年,中牟县是受灾最为严重地区之一。牟山是中牟境内唯一的一座土山,三八年被洪水冲走,固此中牟县志记载:中牟“徒于河,贫于河”也。(贺庭虎 白海涛 张晓晨)

 


发布时间:2015年09月01日   责任编辑:  来源:河南黄河网